倦鸟残云

废物
吴邪是我的底线

迎刃 【磊伦】


△拙劣文,希望您喜欢。
△全员向,有我侦人物也有名侦人物。
△校园向小甜文。







阳光一点一点黯淡下去,黑夜无声的席卷而来,迅速,凶猛,如野兽般吞噬掉一切所见之物。黑暗中有些东西苏醒了,他睁开眼,像是发现猎物的鸱鸮,不动声色。他伺机而动,想要将猎物一网打尽。






一件又一件戏服被随意扔在地上,堆成了一座座小山,除此之外遍地都是演出用的小道具。邓伦和吴磊站在这片狼藉中不知所措,带给他们的不止物件上的冲击,更有视觉上的。

邓伦一度觉得自己要瞎了。

魏大勋两手各拿着一套裙子,左右比换了一下,问一旁的白敬亭,“白白你觉得哪件好看?”

“黄色的。”

“可是这件……我觉得有点妩媚过头了吧。”

“妩媚怎么了?要的就是妩媚!再说了,这里的裙子哪件不妩媚?”

魏大勋仔细的打量了一圈那套黄色戏裙,还是觉得缺了点什么,“要不,刚才那件蓝色的我觉得还行。”

邓伦扭头看吴磊,小孩瞪大双眼,微张着嘴,一副三观尽毁的样子,他忍不住伸手去捂住他的眼睛,痛心疾首的道,“磊磊,别看,会瞎的。”

从眼睫传来的触感将吴磊从冲击中拉回现实,白皙的手虚遮在自己眼睑上,吴磊感到莫名的心跳加速。他从这双手的指缝中看见那条被魏大勋白敬亭比划来比划去的蓝裙子。

那是条欧式风格的裙子,领口绣有白色蕾丝花边,像是朵朵洁白的蒲公英点缀在其,湛蓝的色彩让人如临大海。

这条裙子一定很适合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的人。

吴磊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在看见这条裙子时,脑子里竟会出现邓伦身着其的画面。他吓了一跳,想要将这个画面赶出脑内,可越是逼迫自己停止幻想,脑海里的景象越是清晰。

他的脸颊和耳尖不禁微微泛起粉红,全身僵硬。邓伦发现小孩好像有点不对劲,拍了拍他的肩,“怎么了磊磊?”

吴磊心里一惊,表面上却是一副淡淡的样子,“这里面太闷了。”

邓伦用手作扇子在他耳边扇了扇风,吴磊觉得自己的脸肯定更红了。




不知何时起就站在两人身后的马思纯和韩雪觉得不现身不行了。马思纯清了清嗓,“你俩靠这么近,不热才怪呢。”

“前面视觉冲击太强,我怕磊磊的幼小心灵受到伤害。”

韩雪看了看吴磊,“和邓伦一起的新来的小学弟?”

吴磊点点头,“学姐好”

“真乖。”

邓伦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好像大家在和磊磊打招呼时,都得带上他的名字。他刚要开口,声后传来白敬亭的一声惊呼。

转身一看,魏大勋戴着金色的长卷假发,穿着那条华雍的裙子,步态妖娆的绕着众人走了一圈,还拼命的抛wink。邓伦觉得自己的眼睛真的要瞎了,和他有同样感想的还有韩雪,吴磊不知为何又发起了呆。马思纯和白敬亭笑得前仰后伏,邓伦生怕下一秒他俩就会笑得背过气去。

“干什么都盯着人家看啊?大色鬼!”魏大勋一手扶着自己的脸,一手轻挥一下,娇滴滴的说道。

鬼鬼推门而入,一眼就看见了魏大勋,她惊叫一声,“啊!你穿了!你真的穿了!”边喊还边向魏大勋跑去想要掀他的裙子,吓得魏大勋直往白敬亭身后躲,马思纯已是笑得倒坐在地上。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邓伦忍不住在心里流泪,他和王鸥合力,好不容易才拉住如脱缰的野马般的鬼鬼。瞎胡闹了一阵后,鬼鬼彻底消停下来,盘腿坐在地上,王鸥靠在她身边,“今天,其实是想让大家来开个小会,这次公演,大家对于剧本有没有什么建议?”

“我我我!我有!”鬼鬼把手举高:“我们可以演那种,就是那种偶像剧一样的浪漫的故事!”

“那太俗套了,没创意。”魏大勋靠在白敬亭身上毫不留情面的指出,气的鬼鬼要扯他假发。

“哎,我有一个想法啊,我们可以尝试刑侦类型的。比如什么连环杀人案啊,无头女尸啊,变态杀人魔,哦还有古墓探险之类的。”白敬亭眼中泛着光,他掰着手指一个一个的数自己的想法。

邓伦搓了搓自己的胳膊:“无头女尸有点吓人吧……”

“连环杀人案太麻烦了,时间不够的。”王鸥道。

鬼鬼拿着从魏大勋头上扯下来的头饰,道,“白白,古墓探险的话我们没有墓!”

“还有那个密室逃脱也不合实际。”撒微笑从马思纯背后那面墙探出个头来,悄无声息的加入众人的谈话中,吓得邓伦和马思纯一个激灵。

白敬亭不再说话,他环视了一圈这几个否定他想法的人,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将后脑勺面对众人,哼了一声,“我的故事一文不值!”

魏大勋哈哈大笑,揉揉白敬亭的胸口,“怎么啦?我们白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刑侦啊?”

“你管我?”

“嚯!脾气挺大!”




吴磊悄悄往邓伦身边挪了挪,邓伦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神来,他凑到他耳边笑道,“伦哥,你好容易被吓到啊。”

邓伦觉得自己在小孩面前丢了面子,梗着脖子道,“哪有!我明明是……谁让撒微笑突然就出来的,我走神了才被吓到的。”

吴磊笑得更欢了,他没揭穿邓伦的谎言,看着他哥那漏洞百出的谎话,“哥,从我俩认识开始你都被吓到至少四次了!”他伸出四根手指,在邓伦面前晃了晃。

“哪有那么多次!”邓伦扭过头,不相信他的话。

“有啊,你看,刚刚就被吓了一次,大勋哥在食堂吓过你一次,上次在教务处大宝贝也吓到你了,还有……”

他突然停住了,整个人僵了一下,邓伦见他不说话,愣了愣,然后反应过来,“哪有四次!你看才三次啊!”

吴磊很快又露出笑容,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般,“那我数错了,可是三次也很多了啊。”

“你俩咬耳朵讲什么呢?”何美男一回头便看见邓伦和吴磊凑在一块儿,两颗脑袋几乎要抵到一起去了。

正在摆弄地上那一大堆小部件的撒微笑看了一眼他俩,“就是,讲什么悄悄话呢?说出来分享一下嘛,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众人的目光一下从四面八方聚过来,邓伦突然有种微妙的感觉。就好像大家都是单身狗,突然之间他和磊磊就变成了情侣狗,其余单身狗都拿着火把准备逼供他们。想法一出,邓伦自己都觉得怕不是有病吧。

“我们在讨论剧本!”吴磊一本正经的撒谎。

“讨论的咋样啊?”

“呃……”吴磊目光飘来飘去,落在了魏大勋身上,魏大勋顿时有种自己马上就要沦为炮灰的感觉,“大勋哥的衣服好看!”

魏大勋有点哭笑不得,王鸥却好像突然有了灵感,“我知道了!我们可以搞个反串!”

“反串?这个挺好的,新颖有创意。”何美男对此表示赞同,众人也纷纷表示同意。

魏大勋弯腰抱起那一堆被扔在地上的裙子,笑得有些奸诈,“来吧大家!不要客气!”




/////////
纠结到底该不该打山花的tag,还是别占别家的tag了吧。

那条裙子使我魂牵梦萦,只能幻想伦伦穿女装了。


前文走http://mizijing.lofter.com/post/1eba7dad_eec6ef0a

首章http://mizijing.lofter.com/post/1eba7dad_eebdc511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