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鸟残云

废物
吴邪是我的底线

【八一七小贺文】

第十二年了,肝了篇小短文,瞎写的,文渣见谅。
雨村养老背景,吴邪主视角。没什么实际含义就是瞎矫情一番。
ooc预警!!!
不嫌弃的话就☟☟☟☟☟☟




八月正是炎热的季节,蝉鸣声不绝于耳。吴邪倚在藤椅上,闭目养神。


突然,一人破门而入,直冲吴邪而去。


“小天真快来尝尝这西瓜,胖爷我刚摘的,甜着呢!”


吴邪扭头看向那人怀中抱着的西瓜,瓤红皮翠,看着就令人感到一丝清凉。胖子朝坐在另一角的张起灵招了招手喊道:“小哥,来吃西瓜啊。”


张起灵闻声走来,站在桌前顿了会儿,只看着盘中的西瓜再无动作。吴邪朝盘里已所剩无几的西瓜扬了扬下巴冲张起灵“pi”了一声,后者看了他一眼,终于拿起块西瓜吃。


吃着吃着吴邪突然想起他的豆腐干,又看了看手里啃到一半的西瓜若有所思着。


“诶胖子,那豆腐干还有吗?”


“多着呢,明年都吃不完。”胖子埋头吃着西瓜头都不抬一下:“怎么?你今晚想吃豆腐干了?”


吴邪摇了摇头,开始收拾刚才他们随手扔在桌子上的西瓜皮,胖子不解道:“你要干嘛?”


吴邪格外自信道:“我记得西瓜皮可以拿来做菜啊,把那豆腐干拿来试试。”


胖子没说话,只是神色古怪的看着他。


说到做菜,其实有段时间胖子特忌讳吴邪进厨房,倒也不是因为吴邪做饭不行。


那时刚到雨村没多久,吴邪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一大堆雨仔参的花瓣,胖子也跟着琢磨这玩意儿该怎么吃,吴邪说只能拿来炖汤,这样才不会坏了营养,胖子不肯,说炖汤没味儿,得拿来红烧五花肉一起吃才好。吴邪怎么都不依,非得炖汤。当晚面对那碗雨仔参汤,也就只有张起灵夹了一筷子试了试。


看着张起灵那一成不变的表情,吴邪问了句:“味道怎么样?”


张起灵没说话,只是吃起了别的菜,胖子嗤笑了一声道:“小哥肯定是不好说你,早和你说过了炖汤没味!”


吴邪将那汤随手一推远,吃起了别的菜:“要红烧我也自己烧,你别想插手。”


第二天吴邪真就用那花瓣来红绕着吃,结果肉倒是都吃干净了,偏偏那雨仔参愣是没一个人动筷子。


吴邪用手肘捅了下胖子的肚子道:“你不是要吃红烧的吗?怎么不吃啊。”

胖子“啪”的一声放下碗筷道:“怎么没吃?今这盘绝对是我吃的最多啊


“肉,你还真是吃的最多的那个,这雨仔参你也解决了呗。”吴邪夹了一筷子雨仔参花瓣放进胖子碗里。


胖子看向张起灵把那盘子朝他一推道:“别介啊,胖爷我都吃饱了,再说了你这可是给小哥准备的。”


张起灵抬头看了胖子一眼,执筷夹了一小瓣尝了尝,没做任何评论便离开饭桌了。


“你看看你看看,你这不行啊,小哥压根就不爱吃这东西。”胖子剔着牙含糊不清的说着。吴邪起身端着那盘菜朝领居家鸡圈走去。


自那以后,也不知吴邪是中了什么邪了,天天捣鼓雨仔参,煎炸熘焖烩氽熬涮全都试了个遍,可惜效果并不怎么显著,倒是领居家的鸡看着比以前瘦了。


胖子实在是受不了了,一看见他准备去厨房便飞快地堵着门不让进,一来二去的,吴邪总算是消停了不少。而今他突然提起要自己亲自钻研,不免让胖子想起曾经一度被雨仔参支配的恐惧。


“去去去,拿什么瓜皮做菜啊,胖爷我没听说过!不好吃的,别瞎捣鼓!”胖子一把夺过吴邪手中的瓜皮扔进垃圾桶里,就连小满哥啃到一半的也没放过,一并扔的远远的。吴邪见此“切”了一声,转身进了厨房。胖子寻思着没了瓜皮一切都好说,剩下的东西他爱干什么干什么。无意间瞥见日历,不禁多看了一眼,随即耸耸肩走出门外。


直到胖子已经烧好了水准备泡脚时吴邪还没从厨房里出来


胖子将盆放在院中,手拿暖壶朝里屋喊道:“诶诶诶,厨房里那位,您什么时候能出来啊?我和小哥准备泡脚了啊,要不要帮你打热水啊?”


话音刚落,吴邪便端着盘东西从厨房里出来,胖子伸长着脖子想去看盘里的东西。


盘子里装的是点心,吴邪将那盘点心递给张起灵,自己则去搬桌子,边搬边道:“为什么在外面泡啊,在屋子里多好。”


胖子走来帮吴邪抬着桌子的一角:“天儿太热了,屋子里怪闷的,在外头还凉快点儿。”


八月份的天气的确炎热,不一会儿已是汗流浃背,张起灵将点心放在桌上,胖子抬手拿了一块放在鼻间嗅了嗅。


吴邪拍了胖子下:“你爱吃吃不吃拉倒,搁着嗅什么!”


胖子将手里那块点心翻来覆去的看了看道:“小吴,你这什么点心啊?”


吴邪微闭着眼,慢条斯理道:“雨仔参做的点心。”


闻言,胖子甩手将点心扔回盘里道:“丫的,这东西你怎么还有!小哥都不爱吃。”


张起灵坐在藤椅上小憩着,并不加入他们的谈论,吴邪也没再搭理胖子,胖子拿着蒲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众人都安静下来,周围只有蝉鸣声和偶尔传来的扇子拍着肉的声音。


一层细汗蒙在额前,吴邪想着今年的天气还真热啊。微微睁开双眼望向远方,不知为何,吴邪突然想起来两年前他们一同前往长白山的事,也是在八月天。


突然间,吴邪轻笑了一声,很轻很轻,却还是被胖子听见了。


“天真你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看看下雪。”吴邪摇了摇头道。


胖子往椅子里缩了缩道:“你丫热傻了吧?”


吴邪没搭理他,只是看着前方,思绪开始放空。一切都沉寂下来后,吴邪过着近乎养老的生活,那些疯狂的事情似乎已经离他有点模糊遥远起来。吴邪开始想象自己失去的一些东西也许会慢慢的回来。


但手臂上的伤疤仍在,一些后天得到的东西扔扎根于心,只是不再感受到那么强烈的痛苦了。吴邪知道自己不可能完完全全原原本本的变回原来那个小奸商,那样也未必会是件好事,现在这种状态在吴邪看来已经很好了。


吴邪在心里嘲笑自己,今天真是闲过头了,竟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他盯着那盘点心,觉得自己真是过于矫情,又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卖火柴的小女孩是活在幻象中的,又或者说她靠着那一个又一个的幻象活着。吴邪曾认为自己和那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活在幻象中,但同时,他却又在一层一层的撕开那幻象,如此矛盾。


虽说吴邪和胖子互相打趣对方忘本了,离了小哥好像就不会倒斗了一样这类话,但实际上,吴邪明白他们这类人是不可能真正忘记的。不过是闲寂下来罢了,有些东西你经历了一次就会刻在骨子里。


只有真正的离开才能真正的结束。


这天果然还是太热了些。吴邪心想。


他停止了一切胡思乱想,重新闭上眼睛。


不过是过去两年,竟和以前一样矫情起来。


四周渐起微风,吹散了之前的炎热。胖子手里的蒲扇不知何时停了下来,小哥伸手拿了块点心,吴邪仍是闭目养神着,并无变化。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