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鸟残云

废物
吴邪是我的底线

【龙蟒】我可爱的老师们


同学们好,作为一名新时代的纯良小花朵儿,正在茁壮成长的小树苗儿。我可谓是勤勤勉勉,认真刻苦,废寝忘食……啊这当然不是一篇关于我自己的瞎几把自吹。
好吧,让我们来切正题吧。
咳,马龙。大家都知道吧,化学组的组长,平时总是不苟言笑的。而且,真的是非常的Nacl。5班6班也就是马老师教的班应该很能理解我的感受吧,尤其是马老师当班主任的五班的小可爱们过得那叫一个凄凉。马老师这人啊,哪儿都好。长得那叫一个英俊潇洒,课也讲得特别好。不是我吹啊,马老师的颜绝对是全校第一的,不服的憋着。
但是,但是!所有的美好都将毁于一旦,马老师,真的太盐了啊!不是马老师教的那些小天真们,你们不要被马老师那奶一脸的颜给骗了!你们以为他只是有时看着有点盐吗?不,你们错了。他实际上是超级盐的那种!切开黑的那种盐!
真的,太委屈了!只要我们犯了点儿小错,马老师他能怼上一天!在这里我不得不要说一句:其他班的同学们 尤其是女同学们!能别给马老师送小礼物了行吗!你们每给马老师他送一次礼物,那许老师的脸就准得黑一次。这许老师的脸一黑,我们也就没什么好日子可以过活了。倒不是许老师有多凶,而是许老师的脸只要一黑,气压一低,马老师的威压保准也跟着来了。因为马老师老认为许老师心情不好就一定是我们给气的……
太扎Zn了好吗马老师!
所以,其他班的兄弟们啊,看在都是校友的份儿上放过我们吧!
既然咱说到许老师,那就讲讲许老师的事迹吧。
许昕老师绝对是老师们中的一股清流,性格这方面那绝对是没话说。许老师人如其名,就像个小太阳一样,可可爱了!女同学们平时也都喜欢去许老师那儿问问题目,聊聊天之类的。
只不过,最近消停了不少。为什么呢?
当然是因为我们通情达理啊!我们想,这么天天黏着许老师,会妨碍许老师的私人空间的。
好吧,其实是因为有天我们突然发现,如果哪天我们特别黏着许老师导致马老师没能和许老师讲上几句话,那么当天我们的化学作业一定特别多。
知道真相的我们眼泪掉下来。
不过,许老师还有一点儿特神的就是,他是个近视眼,度数也不小,平时一直都是戴着眼镜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给我们上课的时候是不带的。
一开始可把我们高兴坏了,以为可以为所欲为了,可现实总是怎这么的强差人意。
许老师他为什么摘了眼镜好像比戴上眼镜看得还清啊?他为什么连我躲在书堆后面偷吃苹果都知道啊。
我明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啊!
妈的,我真的每次讲都觉得超委屈!
哦对了,最重要的一件事差点忘了讲了。
有次晚自习,马老师在我们班讲题目,许老师在隔壁班做实验。突然整层楼都停电了,其实你们不用再猜来猜去了的,那次整层楼停电就是许老师干的。隔壁班的同学信誓旦旦的和我说,许老师通电的一瞬间,整层楼顿时就陷入黑暗了,绝对就是许老师没跑了!
鬼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断电的一瞬间,整个班沸沸扬扬的,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发生了什么。即使是这么乱的情况下 ,我还是很清晰的听见讲台上传来咚的一声巨响。
马老师?
还没来得及问,便感觉到有人冲了进来。我们班的门本就是虚掩着的,被那人这么一撞,哐的一声巨响。
无奈没有手电或任何可以发光的东西,我根本就无法得知到底是谁冲了进来。但我好像隐隐约约的听见讲台上有声音,声音不大,完全听不清。
但仔细听来不像是马老师的声音,更像是许老师的声音。
后来吧,这声音越听越怪,我心里一疑:这马老师也还在吧?那刚刚冲进来那个到底是谁?马老师怎么也不说话?
就在这时,突然来电了。来电的一瞬间,全班都安静了。
咳,我们看见,马老师紧紧的抱着许老师,许老师双手环着马老师的颈脖。
他们正忘情的接吻着。
我觉得全班的心情和我都差不多吧,五雷轰顶,哦连带一个站在门口欲言又止的张老师。
发现来电后,马老师和许老师立马分开,俩人脸都黑的要命。吓得我们大气都不敢出,就这么互相尴尬了几秒后,马老师突然说了句下课,随即就拉着许老师走出了教室。
哦你问门口的张老师?张老师看见马老师气势汹汹的拉着许老师要出去,让道儿还来不及呢。
他俩出去后,张老师看了眼我们班又看了眼隔壁班,叹了口气,大手一挥说:“下课吧下课吧。”
然后我们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收拾东西回宿舍了。
第二天马老师来上课时仍是一如既往地盐,许老师还是和平时一样时不时的怼一怼我们。搞得我们以为昨天晚上的事是假的。
直到快下课时,许老师才似笑非笑的和我们说:“我和你们马老师昨天晚上,呃……就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们是在一起的。”
全班都要炸了好吗!
然后有个女同学喊道:“许老师那我怎么办啊?我喜欢许老师你啊!”
全班顿时嘘声一片,我看见那女同学的脸有点红,许老师欲言又止的声音淹没在嘘声中。
就在这时,马老师悄无声息的从走廊经过。状似无意的扫了我们一眼,但就那一眼我们便知道了。
完了完了,我们今天的化学作业绝对不会少于8页。
最闹心的是,马老师最后还不忘与许老师来个深情对视。
啊,我们是谁?我们应该在哪里?
后来我们慢慢也就习惯了,有时许老师马老师无形间秀个恩爱什么的我们也可以装看不见了。
人生嘛,不就是在发狗粮和被发狗粮中度过吗?
再到后来我们已经习惯到可以随时随地的向许老师打听他们在一起的过程,虽说许老师每次都超敷衍的把我们打发走。我们哪肯就这么放弃八卦的机会啊,屁颠屁颠的跑去问张老师。
“啊?怎么在一起的?不就这么在一起的吗。”张老师改着作业,头都不抬一下。
“哎呀张老师你再讲的详细点嘛,比如过程啊啥的……”
张老师沉默了好一会才抬头看我们,我还以为他要抓一把瓜子和我们唠嗑了呢。
“什么过程,你们还想要什么样的过程?和你们这些小屁孩有什么关系,最近你们马老师作业布置的少了是不是,要不我这加点?”
一听这话我们刷刷的全退出去了,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
不过话说回来,马老师最近的心情好像是挺好的,作业都明显少了点。一想到这我就忍不住看向许老师
啧啧啧真是辛苦了啊许老师。

评论(2)

热度(45)